笔趣阁 > 我们的电影时代 > 第537章 探班

第537章 探班

人的心态很重要。
  
  有时候做事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这就需要有些基本原则,是能坚守还是说服自己下探,全凭选择。
  
  姜淳在解决了答应儿子的事情之后就心情不错,他也凭着这样的状态来尝试这部戏里自己的首次表演。
  
  “老姜,不要端着来演。”
  
  “老姜,先体验你自己的情感,你放松下状态,不要想着角色怎么怎么样。”
  
  “你先想你在这样情境下的反应,台词不是不能改,演员得先把自身状态捋舒服啊。”
  
  来自导演NG时的指点没有让姜淳顺理成章的发挥好,反而更为手忙脚乱。
  
  姜淳久疏战阵,两年多没演过戏,又加上这一个多星期接触导演的体验派理论,颇有种内力冲突的模样。
  
  好在导演的态度很不错,这一点让他颇为安慰。
  
  但凭借导演的态度想让人家容忍自己不断的NG可不是什么长久之计,首要任务还是得把角色特质演出来。
  
  姜淳这天晚上收工之后没有吃饭,他略有些愁眉苦脸的回到家中见到了儿砸。
  
  “嗯,爸,回来了啊。”姜贤听见动静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脖子上还挂了件围裙。
  
  “你怎么这打扮?你也要演戏啊?”姜淳张口就来。
  
  姜贤没在意:“反正闲着没事,我学学做饭就当换换剧组里的脑子了。”
  
  姜淳感叹道:“我要是有你这心态,你妈在的那会就不得吵那么多架了。”
  
  “这就叫青出于蓝。”姜贤今天心情不错,玩笑道,“怎么样?今天让你心心念念的甘大导演出了什么主意给你儿子?”
  
  “他的意思是别瞎扯别瞎表达。”姜淳先以一句话总结他观察到的甘敬态度倾向,然后才复述了一遍甘敬完整的论述。
  
  今天他在片场里倒不是只和导演聊了一次,中午放饭休息的时候两人还断断续续的交流了一番,要说为什么人家是最佳导演呢,那态度就平实的很,一点也不歧视自己不懂执导的事。
  
  姜淳边想边说的复述好一会才说完。
  
  姜贤思考片刻,哂笑道:“说得容易。”
  
  “可他做的不是也不错吗?”姜淳说道。
  
  姜贤一怔,太噎人了,这太噎人了!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下人家的建议,别瞎扯乱七八糟支线的,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好得很。”姜淳走到沙发边坐下,“赶紧做饭吧,建议摆在这了,听不听在你。”
  
  姜贤微微摇头,重新钻进厨房。
  
  这一天晚上,父子两人都没什么说话的欲望,姜淳在考虑今天首次演戏的得失,姜贤则在考虑要不要对支线进行修剪。
  
  翌日,姜淳出现在《百万宝贝》片场带来了一个旧朋友的新问题。
  
  “甘导,我有一个导演朋友……”
  
  “……”
  
  “……”
  
  “不客气。”
  
  甘敬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好人,不光要注意演员的表演问题,还要解答他的朋友问题。
  
  这要换个地方,执导心得和剪辑思路这种事简直是千金不换的。
  
  唔,好像在【影谈】里也没什么千金,专栏里纯粹是想看就看。
  
  甘敬在心里琢磨了会自己的价值几何,然后略有些欣喜的瞧见姜淳的表演变得有些上道,他毕竟是老演员,能在剧组混那么久还是有自己一套心得的。
  
  另外,姜淳饰演的这个角色就是带有旁观性质的配角,人物表演难度并不高。
  
  如果按照角色塑造来划分,导演的剪辑对对姜淳配角的重要性可能还要大于姜淳的表演本身,而张中晖和李早瑜两位主角不一样,他们得有足够张力的表演才能撑得住角色。
  
  一个上午时间,姜淳时有NG但已经能推进拍摄计划,到了中午休息,甘敬本来还想给这位老哥讲讲戏却迎来了女儿甘学思的探班。
  
  “第一点,甘学思,今天周三,你为什么要来剧组?”
  
  “第二点,俞婧,今天周三,你为什么带着二思来剧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二思你为什么拎着一个鸟笼不成体统的来剧组?”
  
  甘敬本来对女儿自发性的探班有些欣喜,可瞧见她拎着有她半个身子大的鸟笼就有些哭笑不得,自打家里买个鹦鹉,二思连法语歌的学习频率都降低了。
  
  “我想你了,爹爹!”甘学思把鸟笼放在地上,对于片场投来的目光丝毫不惧,张开双手要抱抱,“老师说今天空气很不好,放假一天!小姨可以证明!”
  
  甘敬一愣,他没注意这个,家里和俱乐部片场都有新风机,来时路上也在保姆车里,从睁眼到闭眼近乎封闭拍摄,真的没注意空气问题。
  
  俞婧瞧见姐夫看自己的目光,点头道:“说是沙尘暴的影响,学校那边就放假了。”
  
  “爹爹,你看,我没骗你吧。”小女孩雀跃的说道。
  
  甘敬想了想,问道:“空气不好你还把鹦鹉带出来,你不怕它呼吸不好死掉吗?”
  
  甘学思停止雀跃,陷入了迷茫,爹爹这话说得好有道理,是不是应该赶紧回家呀?
  
  这时,笼子里的鹦鹉发出了此行被带来炫耀的说话能力。
  
  ——甘敬好帅,甘敬好帅。
  
  鹦鹉的声音相较于之前的古怪变得有些清亮,但它学舌的内容却让能听见的人都既愕且笑。
  
  甘敬以手抚额,看到围观过来的张中晖、李早瑜和姜淳,无奈道:“二思,你这都教它什么啊?”
  
  甘学思这会已经顾不得思考空气的问题,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不知道,它好聪明哒,我没教它,都是它自己学会的!”
  
  “真的?”甘敬摇头不信。
  
  “小鹦鹉,小鹦鹉,你继续说呀,快说呀。”甘学思蹲下来用手指轻轻敲鸟笼。
  
  鹦鹉在笼子里蹦蹦跳跳就是不开口,仿佛因为见到好帅的甘敬本人而心生胆怯,帅气有时候不仅逼人,可能还逼鸟。
  
  “行吧,来就来了,下次不要带着它了。”甘敬一把把女儿抄进怀里,用额头抵了抵她的脑袋,“中午想吃什么?我带你出去吃好不好?”
  
  姜淳有些羡慕的看着甘敬怀里的小女孩,到底什么时候能让自家儿子要个孙女啊?这小孩子多可爱,她一来,往常中午一定在剧组吃的导演都立即要出去加餐了。
  
  甘学思还没回答,鹦鹉忽然再次开口。
  
  ——谢歆好看,谢歆好看。
  
  姜淳还有些疑惑就见到旁边张中晖和李早瑜的表情都变得似笑非笑,他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这鹦鹉说的是那位乐坛天后。
  
  鹦鹉学舌,这是学谁的舌呢?
  
  八成是甘敬自己本人在家里说的话被听见了吧?
  
  姜淳怀疑的看着面露无辜的导演。
  
  “看我干嘛?我是能多无聊才会教它这个?”
  
  “不是二思教的,那就是谢歆自己教的。”
  
  甘敬面对目光,特写是老姜怀疑又八卦的目光很是无奈。
  
  “那天后会那么无聊吗?”姜淳问了一句。
  
  “歆姐姐要唱歌呢,要演唱会呢,她还让我和她一起练歌。”甘学思仿佛在为谢歆站台。
  
  张中晖笑道:“阿甘,敢作敢当,勇敢说出刚才的四个字。”
  
  甘敬不屑。
  
  李早瑜跟腔:“歆姐就是很好看啊。”
  
  甘敬只用一眼就让李早瑜闭嘴。
  
  ——谢歆好看,谢歆好看。
  
  鹦鹉欢快的声音又响起。
  
  “行了,行了,知道了。”甘敬瞪了眼鹦鹉,瞧见片场里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了,他挥挥手,“吃饭去,给我的女儿加餐,我们去找个店尝尝鹦鹉肉好不好吃。”
  
  甘学思一听立即挣扎道:“爹爹,爹爹,不要吃,不要吃,鹦鹉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丑鹦鹉都要被吃掉,它太丑了,我喜欢看漂亮的,就像二思这样漂亮的。”甘敬示意小姨子拿着鸟笼。
  
  “那我把我的漂亮分给它一半好不好?”
  
  “不行,我不要你分给它,我会嫉妒的,要分就分给我。”
  
  “可爹爹已经很帅了呀。”
  
  “嗯……好吧,看你这么诚实,那今天先饶它一命,下次不要让我看它出现在片场。”
  
  “爹爹真好。”
  
  “又好又帅,对不对?”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