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七百二十六章 雷泽归妹

第七百二十六章 雷泽归妹

“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城市,以那头牛的脚力来看,估计晚上七八点钟能到。如果周文不想露宿野外,在那里住下来的可能性很大,这个七点钟猜的很有道理。”张春秋笑吟吟的说道。
  
  “我比不得张兄你能掐会算,只是随便那么一猜。”夏流川笑道。
  
  “那我也随便猜一猜,就七点零一分吧。”张春秋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猜七点零一分,那我就猜六点五十九分吧。”独孤歌也跟着说道。
  
  “喂喂,你们这么欺负人有点过分了吧?”夏流川不满的说道。
  
  张春秋笑道:“其实猜时间太容易了,我看不如换个猜法吧。”
  
  “不猜时间猜什么?”夏流川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能猜的。
  
  “我们就猜一猜,他要把那根木头带去哪一座城市,你们看怎么样?”张春秋说道。
  
  “好,赌了,这一次我让你们先猜。”夏流川说道。
  
  “不用,我们写在纸上,然后一起打开。”张春秋拿了纸和笔分给夏流川和独孤歌。
  
  三个人分别打下了自己的答案,然后一起打开。
  
  相互看了对方的答案之后,三个人都是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三个人,有两个人写的是帝都,只有夏流川写的是京都。
  
  可是京都和帝都根本就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帝都的本地人,更习惯用京都这个称呼而已。
  
  “看来这一条也赌不成了。”夏流川笑道。
  
  “不如简单一点,我们就赌他能不能活着到达帝都。”独孤歌说道。
  
  “能或不能,这只有两个答案,我们三个人要怎么赌?”夏流川说道。
  
  “这简单,活着到帝都,死了之后到帝都和到不了帝都,这不就是三种答案了吗?时间限制是一个月,你们看如何?”独孤歌说道。
  
  “也有道理,谁先选?”夏流川看向独孤歌。
  
  “既然规则是我提出来的,那我就最后选吧。”独孤歌说道。
  
  张春秋神色有些凝重,掐指算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如果没有人和我抢的话,我就选死了之后到帝都吧。”
  
  “我不和你抢,我选他活着到京都。”夏流川道。
  
  “那么剩下一个答案就是属于我的了,我猜他到不了帝都。”独孤歌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结伴而行,跟着他一起走一趟,看看结果如何吧。”张春秋提议。
  
  “也好。”独孤歌站了起来。
  
  三个人一起出了咖啡厅,追着周文离开的方向而去。
  
  周文扛着木头离开了城市,虽说他骑着大威金刚牛,可是自己扛着木头,还是需要付出大量的体力,出城的时候,周文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流汗了,贴身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无奈之下,周文只能切换了古皇经,与逆生古皇命魂合体,借用那强大的生命力加持,才能够扛着木头继续走下去。
  
  大威金刚牛也不轻松,速度慢了很多,和平时没办法比,跑起来像是老牛拖车一样。
  
  出了城市,刚进山区没多久,天色却突然暗了下来,天空之中乌云密布,一条条雷电如同若隐若现的神龙一般,在乌云中偶尔闪现出狰狞的身影。
  
  “要下大雨了吗?”周文听到雷声炸响,不由得微微皱眉,目光凝视着那厚厚的乌云层。
  
  独孤哥、张春秋和夏流川远远的跟在周文后面,他们并没有追的很近,有能掐会算的张春秋在,不用害怕把人给跟丢了,也不需要靠的太近。
  
  此时他们也看到了那漫天的乌云和雷电,只不过他们却不像周文那么乐观。
  
  “春秋,你怎么看?”夏流川神色凝重地盯着天空中的乌云层问道。
  
  张春秋掐指一算说道:“不祥之兆……”
  
  “别拿忽悠别人的那一套类型我,我想听实话。”夏流川打断了张春秋的话头。
  
  “实话就是,有破禁生物要出世了,而且看起来应该不会太弱,看来你有得忙了。”张春秋笑着说道。
  
  三人之中,只有夏流川需要周文活着到达帝都,他才能够赢得三人的对赌,他自然不会让周文就这么死在这里,只要能赢,夏流川不介意帮周文一把。
  
  他们说话的时候,周文已经加快了速度,想要快点到达前面的城市。
  
  可惜那木头太重了,大威金刚牛就算拼了命的跑,也跑不了太快。
  
  “不对!”张春秋一边走一边掐着手指算什么,目光也在四下里打量,突然,他脸色一变,叫出了声来。
  
  “什么不对?”夏流川奇怪地问道。
  
  张春秋还没有回答,就听到天空中传来一声炸响,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击落在他们附近的一片山林之中。
  
  说来也奇怪,那雷电轰击森林,竟然闪烁起肉眼可见的电弧,雷电笼罩的树林只是雷光闪动,却没有发生火灾。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大片的雷电不断落下,落在森林之中,令所有的花草树林都蒙上了一层雷电,可是那些花草树木却并没有死亡,反而越发的精神抖擞。
  
  “震上兑下卦,雷泽归妹,看起来此事有些不妙。”张春秋边算边说道。
  
  夏流川和张春秋相处的时间久了,对于卦相也有了一些简单的了解,闻言说道:“雷泽归妹应该不是凶险的卦相吧?我记得听你说过,归妹卦的意思是说,为了更远大的利益,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作为交换,就好像要把自己的妹妹嫁出去一样。”
  
  “你说的虽然不全对,但也差不了太多,不过……”张春秋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看到那些蒙上了雷电的花草树木竟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浑身枝叶乱颤,射出了一道道的雷电。
  
  一时间纵横交错的雷电向夏流川三人笼罩了过来。
  
  这种程度的雷电,自然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夏流川挥手间就把雷电打碎。
  
  天空中再次响起炸雷的声音,这一次的雷声特别响,震的整个山脉似乎都颤动,而在那天空的乌云之中,有一团青色的雷电,如同陨石一般坠落而下。
  
  轰隆!
  
  大片的森林被毁灭,一个通体散发着雷电的身影,出现在了森林的废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