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林少年邪徒 > 第二百三十六章五人回庄与师父师太老妇谈说其它师父师太老妇不禁憾叹生有

第二百三十六章五人回庄与师父师太老妇谈说其它师父师太老妇不禁憾叹生有


  “二十年前,为师武功一等一,被同们师姐给服了化功半存散,但为师逃出师门遇到了一高人,用内功将为师所服在体内的化功散之化功功效给止住了,虽化功功效更强化功功效给为师给止住了,但为师之所学所有功力也不能全展,似化似存,起伏不定,似存,用去依是全然无,似化,与中有,体内毒也不但扩散,但被高人封住了,毒才再没在体内发作,一但到了虚年,使武任何功力,就会毒发身亡,高人说,
  只要找到练成九项天经丹,就可以化解,一切如初,无毒无化,功使随意,自由自然无形,和之前发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但毒解,一但化功散全解,那么,师父就可以一展二十年前的风采,使功如犹,无豫之境,到时什么邪王不邪王,为师也能与之周旋斗打,决不吃亏”。五人中一人听了,有些憾落,没早知的对师父老妇师太说:“要是早知道就好了,也不至于那我们没能留下一半给师父,我们为徒对师父真是不敬”。
  老妇师太听了,对说话似带有自责自亏般的语气口吻的这徒儿说:“这不怪徒儿你们,只要怪为师没能将为师所受遭遇这事早告诉徒儿你们,不过不要紧,只要此药已现世,在世间有出现了,那就为师便有得到的可能,也就为师更有得到可能的机会了”。五人听了师父说,对师父说:“这药在邪人邪王手中,师父如何得到”。师太老妇听了说:“对呀,还是徒儿们说的提醒的对,那这个怎么办,那药在邪王手中”。
  五人中一人听了,当着师父及大家一齐的四位,一共五人说:“据徒儿我听说,一般服用过下肚到体内的药,药的药效会在一定时间内里,会有留存在血液里一定时间,要不我们五人一齐割手流血给师父喝”。老妇师太听了,一听到喝血,老妇师太便吐了起来,五人见了,忙扶着师父老妇师太说:“师父,怎么了”。老妇师太,五人师父听了说:“为师一听到喝血就这样,更何况还是人血”。五人听了,对师父老妇师太说:“那怎么办”。
  老妇师太听了说:“认命吧,不然毒未解,听喝血而亡,那就是真不值,也真不该,相信除了喝血这一方外,还会有更佳更好方法的,只要为师,包括徒儿你们相信一齐自己去找,一定能找的到,就算在我们敌不过的邪王手中,我们也只要力,相信一定能从他邪王手中弄得到,所以,为师,我们不急于速效快速弄到,只要等,只要找,自然会有找的到的方法”。在说话间,五人中一位给师父,老妇师太端来了一杯茶,
  走来到师父师太老妇身边,递给师父老妇师太喝,老妇师太见了,接过茶喝了喝,五人在师父师太老妇喝茶间,扶师父师太老妇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