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狼牙 > 第十二章

  第一节·吾何人
  “你放我出去!”
  “交代……主人……不能……”说话的是个身高二丈的巨汉,其口齿不清、面容呆滞,守着被囚禁在地下室的玖莎。
  “你的主人是谁?”
  “不……可……说……”
  玖莎一阵无语,又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吾……不知……吾……何人……”
  “……”玖莎又一阵无语,见套不出他话来,便只好强行突破。
  那巨汉背对牢门,忽然听背后的女子喊了句“花藤鞭!”,随后听到一声巨响,牢门便被拉倒。如此动静,巨汉却纹丝不动,硕大身躯,堵着出口。玖莎不敢怠慢,复挥舞藤鞭,朝巨汉打来,巨汉也不还手,任由她打。不多时,巨汉背上鞭痕累累,口中呢喃,却仍是不动。
  玖莎道:“你怎么不躲开!”见他还是没反应,便要再挥鞭,忽听得下阶之声。有一人缓缓而下,边对巨汉喊道:
  “吾何人,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来。”虽是命令,却声音轻柔。
  那巨汉闻言,才缓缓挪动身躯,离开了。玖莎看那来人,却是陶筮子的发妻,“六蛾”采娘。
  “你是那陶祭司的夫人?”
  “正是。赤艳姑娘……”
  玖莎认定她是敌人,不待她再讲,道了声“动手吧!”便挥舞藤鞭,朝采娘打来。
  采娘张开六扇虫翼,腾于空中,躲开了那藤鞭。
  采娘缓缓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还没打过,怎么知道!”玖莎说罢又是一鞭,采娘再次躲开,见她不住手,口中吟吟,聚出一团烟雾,道声“去!”
  那团烟雾朝玖莎袭来,玖莎防备不及,吸入了几口,渐觉失力。
  “这是‘蛾毒烟’,与你的花草体质互为克星,你吸入此毒,失力效果倍于常人。然而常人不能自解毒素,你却可以。”采娘说着,慢慢落地,“现在,可以听我好好讲了吗。”
  玖莎失力,无奈靠坐在一旁墙上。这时采娘缓缓述道:“主人本以为比念比将军已然诚心归降,所以只留我在荧右。如今比将军复叛,我却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不还有那位陶祭司?他好像还自称什么天神来着?”
  “主人的能力为分身……所以这个陶筮子……”说着附到玖莎耳边,小声传话。
  突然几根飞针朝采娘射来,采娘挥动翅膀,拨开飞针,厉声道:“谁!”
  第二节·乾部幽及
  采娘看向来人,道:“乾部幽及——你来作甚?”
  玖莎一看,不禁脱口喊道:“爷爷!”
  那人正是幽太医幽及,如今装扮已大异于数年以前,此刻盯着采娘,道:“那女孩是老夫的孙女,还请祭司夫人放她离开。”
  “我还正疑惑,刚升左庶长,就动用下凡之权,原来是护犊子来了。”
  玖莎连忙道:“爷爷不用担心,这位夫人没有想要伤害我。”玖莎恢复了几丝力气,立马扑到爷爷幽及身上,却扑了个空,从幽及身上穿过。
  幽及和蔼一笑:“我是魂升神,没有实体的……”不禁回想起往事,又道:“上回你就是这么扑到爷爷身上的……哎,还是当年那个傻姑娘……”
  玖莎嗔道:“怎么你们都说我傻!”
  幽及闻言,笑道:“说的是比念那小子吧……对了,你们俩怎么样了啊?”
  玖莎闻言沉默,幽及看出不对,也不再问,突然略带不快地道:“这时间限制着实恼人!”叹口气,复朝玖莎道:“没办法,我长话短说。小辣椒,种在你身上的‘玖莎’花,乃性阳极烈之物。此花浴火而生、愈烈愈艳,可你所在的京畿南地温和,不比北地燥热。故爷爷我有两个选择,要么你搬到北方住,要么随我一起。”
  “随爷爷一起?”
  “我这还有一个‘凡升神’的推恩名额。”
  玖莎闻言,噙泪笑道:“不用啦~爷爷你忘了吗,他——不就是‘火’。”
  幽及这才恍然,垂眉一笑,不一会儿,忽又严肃起来,道:“不过那小子此番这么一闹……孩子你再跟着他,将来可要吃不少苦头啊。”
  玖莎低头道:“飞蛾扑火,又怎惧烈焰焚身。”复又抬头,“何况爷爷你也说了我是浴火而生,别担心啦!”
  这时外面传来声音,“我说了她不在里面,你别下去了——哎,你怎么不听我的……”
  “你让开!”只见两人推搡着下来,是陶筮子和采娘。
  陶筮子快速近了玖莎的身,一把抄起她,刚要走,察觉背后飞针射来,侧身躲开。陶筮子转回身去,见到幽及,眯着眼打量了他一下:“乾部的?”
  幽及施礼道:“大祭司,这个女孩是老夫孙女,恳请您放了她。”
  “我要是不呢?”
  幽及眼神一冷,厉声道:“虽然老夫自知不及祭司本领,但还是会击石一试!”
  陶筮子不再搭话,一道激光射出,直接打散了幽及形骸,化烟飞去。
  玖莎见状,失声大喊:“爷爷!!!”
  第三节·极光决
  陶筮子歪了下头,淡然道:“那老头是魂升神,死不了!不过本尊这次回去,也必要参他一本,教他革职入册!”便要继续带玖莎上到地面,玖莎要挣扎,因毒未全解,气力不加。
  这时陶筮子背后传来采娘的声音:“放了她!”
  陶筮子怒道:“臭虫娘,你也要反了吗?”
  采娘张开羽翼,扇动生风,团团烟雾朝陶筮子袭来,陶筮子一连射出几道激光,将雾团打散。
  “哼,既然你决意要跟本尊对着干,那本尊就只好先解决了你!”顿,“绯星囊·红绳!”陶筮子从红囊中射出几根红线,束缚住了采娘。
  接着陶筮子手中一边作法,一边厉声道:“闪星囊·极光决!”
  作法一阵后,一道巨大的圆柱激光从天而降,光柱持续笼罩了一阵,才渐渐消褪。光柱完全褪去后,却见一个焦黑的大虫茧。
  “‘茧替身’?!”转而道:“哼,算了!”
  这时,陶筮子刚要动作,背上冷不防又遭一炮。因无防备,炮弹打在陶筮子背上,挨得结实。陶筮子便松了擒住玖莎的手,往前倒去。
  这时另一人过来接住玖莎,打量了一番,不禁叹道:“哇,好美的姑娘!”
  先时攻击陶筮子的那人是大爆狄,而这边接住玖莎的则是比羔。两人攻破城门,一路寻着陶筮子的手下到这,刚刚赶到,见是陶筮子,便果断出手。
  陶筮子转过身来,衣袍飘动,须发倒竖,面目狰狞,一腔怒火,正待发作:“好啊好啊……你们一个一个、接二连三的来阻扰本尊!看本尊不送你们一道上西天!”说着几道激光分别射向大爆狄和比羔,两人各自格挡和躲闪开。
  “哈,有些本事,那就陪本尊好好玩玩!”
  陶筮子接连使出手段,以一敌二,斗了十多回合。突然陶筮子猛然道:“本尊腻了!喝!”一顿,“闪星囊·极光决!”
  一道激光下来,却不似刚才那般粗大,径直落向比羔。大爆狄连忙上前,用手炮替她挡住。
  玖莎见过刚才陶筮子施放“极光决”的景象,感觉有异,连忙冲二人喊道:“不,刚才不是这样的——你们小心!”
  比羔反应快,向前一把推开大爆狄。这时又一道圆柱激光落下,恰与刚才打采娘时的一般大小。激光柱落在大爆狄本来的所在,此刻却正好打中比羔,将她整个人罩在其中。
  “羔姐——!!!”大爆狄大喊,却已于事无补。
  光柱褪去,比羔化作一滩血水,骨肉无存。可怜娇花朵,摧残光下死。
  大爆狄上前,眼见得只剩那根钢制的加长狙击,目白口哑,浑身颤抖,双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玖莎挣扎起身,从后面抱住大爆狄,颤声道:“哭出来,哭出来吧……”
  大爆狄闻得呼唤,这才泪如泉涌,声嘶力竭,口中只是不住地念着:“羔姐……羔姐……”
  “嘿嘿嘿嘿,既然这么伤心,你俩就同她一趟去吧!”陶筮子说着,手中再次蓄力,便要再度射出一道激光。
  第四节·腥红斗兽场
  激光射出,却被一根火炬挡住,正是二尹赶到。
  尹暴同玖莎一人一边,扶起大爆狄:“爆狄哥!你没事吧!”
  “又来两个送死的!”陶筮子刚要再蓄一次力,一根火狼牙从背后穿膛而过,陶筮子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快速道声“流星囊·闪烁!”遂从原地脱身,闪到一旁。又道:“闪星囊·光刀”说着手中凝出一只耀着金光的手术刀,在胸口的巨大洞窟内划动,那洞口竟慢慢被修复,恢复原状。不过陶筮子脸上还是冒了不少冷汗。
  陶筮子看向狼牙棒主人,眼见:
  搂霞携日祝融降,浴火铜身丈四躯,赤甲赤袍拥赤将,红瞳红发绕红须,熊熊饮烬阎罗棒,赫赫燃云烈凤驹,问地寻天无敌手,凛然帝主放斯于!
  正是比念赶到。比念扫了一眼,明白怎般,大吼道:“呃啊啊啊——!陶筮子,你杀我小姑,罪加一条!今日不取汝狗头,血祭众人,念誓不休矣!!!”
  陶筮子手中一道快光,往左手边一打,打中一处开关,顶板打开,众人便缓缓上升。最后停住,众人一看,身处竟是——腥红斗兽场!原来腥红斗兽场的地下层暗通皇宫,本是供皇族贵胄临危脱身之用,如今却成了陶筮子的秘密通道。
  陶筮子道:“要打,就在这儿打罢,不然本尊黄囊之光,总被阻隔减弱!”
  大爆狄这时多少恢复,拾起那根狙击枪挎在背后,由玖莎扶着,来到比念旁边,各站左右,二尹则在更侧。五人一字排开,各有怒容,面对着陶筮子。
  比念道:“今日各位,其志也一,生死与共,誓诛陶贼!!!”
  “我也是这么想的!”大爆狄。
  “妾身追随将军。”玖莎。
  “全听老大的!”尹然。
  尹暴迟缓些,也附声道:“听老大的!”
  陶筮子不屑道:“哼,刚好,一发收拾了你们这些叛逆!”顿,“绯星囊·红绳”便要再用那红线来缠比念,比念挥舞狼牙棒,将红线全部烧了干净。
  “陶贼!你三色锦囊、六般变化,全都使过了!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说着倒提火狼牙,便要冲向陶筮子。
  “呵,天真!”顿,“流星囊·星鬼缠!”
  比念未料他还有本事未使,吃了一惊:“什么?”
  只见无数幽蓝鬼影从四面八方出现,抓住比念,比念奋力舞动火狼牙,虽然击散几只,但还是失手被抓住。大爆狄等人要帮忙,也被鬼影纠缠而不得上前。
  见控制住比念,陶筮子复又作起法术:“闪星囊·极光决!”
  比念动弹不得,眼见也要被罩在光柱之下,和他小姑比羔一样,化作一滩血水。光柱落下,比念尚未脱身。大爆狄众人见状,皆顿感绝望,纷纷停手,望向那道光柱。
  第五节·纯元素态
  众人本道比念休矣,却惊现光柱之中,似隐隐有红光透出。
  接着,只听有人声若鸣钟,字句清朗,念道:
  “身既死兮,魂魄以灵!如凤凰兮,浴火重生!”
  只见火凤现出原形,先探出头来,而后全身渐渐从光柱中飞出。众人见了,大喜过望。那火凤背上坐着一人,粗看仿佛纯由火焰构成一般。细看只见:
  毛发须髯,飘飘在烁,红目无瞳,赤肤欲破,五脏搏击,心神灼热,背有巨炎,身如浴火,里衣烧尽,唯余甲胄,臂戴三相,补天琥珀,火凤由驱,狼牙在握,能战九阳,敢欺星斗,转世炎皇,今番降座!
  若非先前比念消没于光柱,实在让人无法相信这是比念!再看他手中火狼牙,此刻也通体灼红、熊熊而燃。而最耀眼的,则是比念手臂上一大二小、三只红玉组成的——荧右比氏的家主信物——三相琥珀,此刻正发着璀璨红光。
  而大爆狄等人,也顿觉周遭一下炎热了不少。
  陶筮子见状,也是惊讶了好一会,才满含诧异地道:“这……这莫不是传说中,元素运用的最高重——纯元素态!”说着又摇了摇头,“不不不,荧右比氏确实有火族血缘不错,可那不知道是几代人以前的事了,你体内仅有的那一点点火族基因,绝不足以使你达到纯元素态!”这才瞥见那三相琥珀,恍然道:“那是——‘五色补天石’中的红石琥珀!?!怪不得,怪不得……”
  比念道:“陶筮子,汝已非吾敌手……”
  陶筮子冷冷道:“哼!那你也太小瞧本尊了些!你当我隐部大神的名号,是随便叫的吗!?”一顿,“绯星囊·血地狱!”
  只见无数刀剑兵刃带着血,从地底窜出,交错纵横,齐向比念刺去。
  尹然大叫道:“啊!我想起来了,我有听说过,这招‘血地狱’,是陶祭司的压箱绝技。这些兵刃,全是以往厮杀所遗留的凶器,陶祭司能偷换时空,将之尽数藏于囊中,待时施发。听说任何人挨了这招,必然会被捅成个筛子!”
  那边尹然说着,这边万千刀剑一齐刺来,比念却不闪躲。众人心中都随之悬起。可万兵过后,比念却毫发无损。
  陶筮子一眯眼,道:“原来如此,普通的攻击无效吗?”
  只见比念双目一沉,猛地冲向陶筮子,挥棒打击,陶筮子不断切换锦囊,施展变化。两人如此缠斗,约有四五十合,陶筮子再无招架之力,又一个闪烁,逃出一段距离。陶筮子扭了扭头,面貌极度狰狞,狠狠地道:“看来只能使出那招了。”稍停一阵,忽地头发披散,双目上挑,口中道:“绯星囊·闪星囊·流星囊”顿,“三色锦囊·合!”陶筮子念到这,又停了一阵,只见三色锦囊漂浮于空中,渐渐融为一体。融合毕,陶筮子也大喊道:“机——星——囊——!”换上机星囊,陶筮子仿佛变了个人一般,神态身姿都大不同。
  陶筮子连声音也变得苍远幽深:“机星囊·小世界·三千变化!”
  在地上的玖莎忍不住道:“一个招式名而已,非要取那么长吗?”
  却见那纯白的“机星囊”迅速扩张,渐渐笼罩住众人,本是红日当空的京城,转瞬进入黑夜。星空幽紫黯淡、浩瀚无穷,漫天星斗闪耀其中,煞是绝景。
  第六节·机星囊
  比念渐渐失了能量,恢复原状,脸上显出几分诧异。不过座下火凤仍维持原形,悬在空中。
  “你是不是要问本尊做了什么?那就告诉你吧,这里,是本尊的世界——”陶筮子浮在空中,盘旋晃荡,“虽说并不是很大,但要限住你们几个,还是无甚难度。”
  陶筮子停下,悬在众人前方,继续道:“在此机星囊中,漫天星辰变化,皆由本尊掌控。明白了吗——”停顿,“此刻的你们,即是本尊的——‘囊中之物’!”
  这边大爆狄装填完毕,朝陶筮子开了一炮,炮弹穿过陶的身体,打在囊壁上,炸开来,囊壁也完好无损。
  大爆狄骂了声:“可恶!”
  陶筮子邪戾地笑道:“还不懂吗,此中的本尊,是无敌的!!!”
  这时玖莎好像想到什么,唤比念靠近自己,然后将之前采娘所说的几句话,转述与他。
  比念听完,一脸困惑:“哈?这是要我猜谜吗?”
  陶筮子闻言,大笑道:“哈哈哈……那婆娘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你是个不识字的文盲!来来来,本尊再为你好好念一遍,你可听好了:‘蝇虫飞去衔丝来,衔得丝来落水洁’。”见比念仍是一脸不解,和颜笑道:“还有哪个字不懂的,要不要本尊给你比划一遍?啊哈哈哈……”
  而比念趁他说话,暗暗唤来四人,各自吩咐下去,待他说完,假意问道:“敢问大祭司,那个‘落水洁’的‘落’是何字啊?”
  “来,我教你,”陶筮子伸手,朝上空划着。众人抬头看去,一下瞪大眼睛:只见一众星斗,竟按着陶筮子的意思,移动排列。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本就是陶筮子所营造的幻想,便不足为奇。
  陶筮子继续道:“上草头,下水各,这便是一个‘落’字。”而星斗也在夜空中排出一个大书“落”字,惊艳绝伦。
  比念假意笑道:“啊哈,受教受教,谢过大祭司。”一边环顾了下大爆狄等人,然后举起手,朝陶筮子挥了一挥,周围的大爆狄等人也都挥手作为回应。陶筮子见比念如此,略感困惑,然而还是迟疑着抬起手,回应他道:“不……不用客气?”
  突然比念猛地驱使座下火凤,朝陶筮子冲去,陶筮子仗着自己在机星囊中,并不闪避。待比念快要接近时,突然星囊离地而起,如泄气之囊一般变小飞走。陶筮子连忙看向机星囊四个扎根地下的“绳结”,此刻竟都已被斩断。
  原来先时采娘附在玖莎耳边,诸多言语,之中就有这么一句字谜。采娘只说会有需要之时,却不多解释。之后玖莎便暗暗解了谜语,得出“绳结”二字,却不知为何意,直到陶筮子使出这招“机星囊”,才恍然大悟。最后将四个“绳结”斩断之人,正是玖莎、大爆狄、尹然、尹暴四人。
  比念也在一瞬间重启纯元素态,如方才那般的浑身流火,猛袭陶筮子。
  陶筮子星囊被毁,而比念又近在眼前,猝不及防,连忙喊道:“星囊盾!”却无反应,看向一边,才意识到三色星囊已合而为一,此刻恢复原状,飘飘荡荡,正往下落去,却被玖莎捡到。
  第七节·狼牙六重爆
  而眼前的比念也摆出架势,狼牙棒火焰猛涨,大出数倍。只听比念一字一顿,吼道:“狼·牙·六·重·爆!”说着左手按住陶筮子的头,右手猛挥火狼牙,一连六下暴击,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打在陶筮子身上。每一击都带着滚烫赤炎,又伴着剧烈爆炸,不多时,两人便被浓烟罩住。
  浓烟慢慢散去,许久,才见比念驾着火凤缓缓而下。烟雾散尽,陶筮子已被炸得不剩丝毫,而玖莎手中的机星囊,也化作烟尘,随风而去。
  一切皆归于平静。
  比念熄灭了周身火焰,脸上平静淡然,喊了声:
  “大爆狄。”
  “说吧。”
  “让斗兽场周围的兄弟们都退远些。”
  “好!”
  “大尹小尹。”
  “在的,老大!”
  “炸了这儿。”
  “好的,老大!”
  比念收了火狼牙,走在最前,玖莎跟在身边。一会后大爆狄回来,跟在左后。不一会二尹也赶上来,跟在右后边。火凤则缓缓在最后跟着。
  众人走出腥红斗兽场。玖莎挽着比念的手,依偎着他的臂膀,比念顺势一手搂了玖莎腰肢,另一手搂了玖莎膝弯,横空抱起,后面众人啧啧有声。
  玖莎一脸娇羞,却听得比念对她柔声道:“捂上耳朵。”
  玖莎没有迟疑,听话地将耳朵捂上。刚刚捂上,众人身后的腥红斗兽场便在一声巨响中灰飞烟灭。
  比念冲玖莎一个微笑,玖莎也含泪带笑地回应比念。
  ……
  另一边,星系主星恒阳上城的听天阁中,一个神秘的男人目极彼方,低笑两声,阴沉地道:“比……念……”身后一班文武:文官之首身材瘦长,一身紫黑长袍,腰悬锦囊;武官之首身材壮硕,一身金光甲胄,手执长兵。
  ……
  (火狼牙第一卷完)